中国经济年报:服务业首次占比达到50%以上

这是一份对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情况的综合分析报告,除经济增速6.9%这个并不意外的数字之外,我们希望挖掘更多的信息,以了解中国宏观经济正在发生的变化。

这种变化正在发生,有些还会加速。比如服务业增加值的占比,已经超过了一半了,多少年来中国一直试图提高服务业的比重,而今在经济转型、制造业增速下滑的形势下却终于实现了。再比如,发电量向来是观测中国经济的重要指标,而今似乎有些失灵了,这与上述的服务业占比提升、传统重化工调整压力加大有关。再比如,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已经从顶峰滑落到1%的谷底,虽然房地产销售有所回暖,但整体库存压高企,销售回暖能否带动房地产开发投资企稳仍不好说。

这份看似冷冰冰的数字答卷之中,既包含着传统行业的困境,也预示着新兴行业的机遇。而要让“增速换挡”的过程更为平稳,则需要攻坚克难,深化改革,着力创新,推动经济可持续增长。

考虑到未来一些过剩行业仍需要去产能,2016年工业增速可能继续放慢,同时工业以及整个第二产业(包括工业和建筑业)占经济的比重会继续下降,服务业比重会继续提升。

服务业渐成中国经济发展稳定器。

1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显示,初步核算,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GDP)67670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9%。

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指出, 2015年的6.9%经济增速,是在当前世界经济持续复苏乏力下取得的,仍是一个不低的速度,符合中国现阶段经济增长的各种因素约束、有关战略目标客观需求的表现。

其中,第二、三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6%、8.3%,第三产业(服务业)占整个经济的比重达到了50.5%,这是官方可查数据1952年以来的最高。

“服务业比重大了之后,经济不会有大起大落”,中国社科院数量所研究员沈利生在分析未来的中国经济时说。

服务业首次占比达到50%以上

2015年,服务业占经济比重为50.5%,远远超出了“十二五”规划的47%的目标。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经济学部副主任吕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服务业占比达到50%,这意味着中国工业化进入到了后半期,整个工业化正在加快完成。

1952年时,中国第一产业(农业)增加值占比为50.5%,属于典型的农业社会。到了1970年,第二产业占比达到了40.5%,成为最大产业,中国工业化加速。再到2012年,服务业占比达到45.5%,首次成为最大的产业。2015年,这一数字更是达到50%以上,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国工业化正在进入中后期,中国经济从过去的两位数增长步入到中高速阶段特征,将更加明显。

考虑到未来一些过剩行业仍需要去产能,2016年工业增速有望继续放慢,同时工业以及整个第二产业(包括工业和建筑业)占经济的比重会继续下降,服务业比重会继续提升。

未来中国服务业比重需要达到60%-70%,甚至更高,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不发展工业,更不能忽视制造业,而是向制造业的高端环节和高附加值部分转变。

“所以中国下一步仍会出现中、低、高端制造业并存的情况,并逐步减少低端制造业,提升高端制造业的比重”,吕政说。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研究员赵萍也认为,下一步中国服务业的投资还会加快,而工业领域的投资还会放慢,这使得服务业比重还会上升。

具体服务业领域,生产性服务业和消费性服务业还不一样,比如生产性领域组织化程度需要提高,国家要加快产业政策的扶持力度。

而在生活性服务业领域,目前竞争不充分,价格比较高,比如金融、通讯、电力等需要加大改革力度,相应很多领域的管制要放开,要对民营企业降低门槛。

经济平稳性更好

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6.9%,是动力转化加速,正负两方面因素作用的结果。

王保安指出,党中央、国务院对经济增长从来没有追求过高的增长速度,宏观调控是要尽量熨平经济较大的波动。

“现在我们仍然还是要保持中高速的增长,要适应和引领新常态,新常态的主要表现从速度来讲是中高速,从动力上讲就是创新驱动,从体制和保障上讲就是要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符合我们的战略目标。”王保安说。

而随着服务业占整个经济的半壁江山,未来经济相对稳定的局面有望出现。

中国社科院数量所研究员沈利生指出,服务业占比大,消费占经济比重大了后,经济的平稳性更好。“所以经济保持在6%-7%的水平将有一段时间,下降到6%左右也会有一段时间,这时经济的增速仍然是比较高的”,沈利生说。

此前从1978年改革开放后的30年中国经济平均增速为10%左右,2007年年中国经济增速为14.2%,此后持续放慢,到了2015年的6.9%。沈利生预测,2016年经济增速可能在6.6-6.7%的水平,相对比较稳定。

2016年中国经济仍然面临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尤其是2016年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些行业可能还会延续下行状态。但是另一方面,新兴产业、新型业态、新的商业模式蓬勃发展。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