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服务业引领国民经济稳步发展

  2015年,在世界经济复苏疲软,国内“三期叠加”影响持续增强,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复杂环境下,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战略部署,着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改革增活力,以创新强动力,以信息化助推转型升级,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蓬勃发展,亮点纷呈,服务业快速增长,对国民经济稳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服务业擎起国民经济半壁江山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保持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其中服务业发挥了重要的稳定器作用。2012年,服务业现价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45.5%,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2015年,我国服务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3%,分别高于国内生产总值和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1.4和2.3个百分点。服务业增加值341567[文中数据除特别标注外,均来自国家统计局。]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50.5%,比第二产业高出10个百分点。2015年,我国新登记注册服务业企业358[此数据来源于国家工商总局。]万户,增长24.5%,占全部新登记企业总数的80.6%。服务业法人单位数从2011年的651.4万个增长到2014年的968.4万个,年均增长14.1%,占全部法人单位的比重从67.9%提高到70.7%,提高了2.8个百分点。

  二、服务业发展符合工业化进程的历史规律

  经济学理论和世界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历史经验表明,在工业化中后期,工业发展趋缓,而服务业发展速度将在一段时期内持续快于工业,且比重不断提高,产业结构由二产主导升级为三产主导。目前美英日等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均在70%以上,金砖五国中其他四国服务业的比重也高于我国[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数据库,更新至2014年。其中美国78.1%(2013),英国78.4%,日本72.6%(2013)。金砖五国中,巴西71.0%,俄罗斯60.0%,印度52.1%,南非68.0%。]。2015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8000美元,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已跨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这一时期经济结构调整步伐将明显加快,服务业比重明显上升。日本1968年步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1977年成为高收入国家,1969—1977年第三产业比重年均提高0.69个百分点,而第二产业比重年均下降0.35个百分点。韩国1988年步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1995年成为高收入国家,1989—1995年第三产业比重年均提高0.62个百分点。德国在进入工业化后期的1991年到2011年的20年间,服务业比重年均上升0.36个百分点。“十二五”期间,我国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年均上升1.26个百分点,这一时期的产业结构变化,正是反映了我国工业化进程历史阶段的规律特征。

  三、服务业引领发展作用凸显

  (一)服务业是转型升级的助推器。2015年,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主动引领服务业发展新趋势,加快结构转型步伐,尤其是奋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极大地增强了转型升级新动力。在“互联网+”的带动下,现代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加速融合,推动了服务业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的蓬勃发展,成为经济转型升级的新亮点。2015年全国平均每天新设立各类企业12000多户,80%左右为服务业企业。信息传输及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金融业全年分别新增企业24万户、10.4万户、7.3万户,分别增长63.9%、58.5%、60.7%。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的新增企业分别为1.4万户和0.9万户,数量较上年翻番。2015年,高技术服务业、科技服务业、战略性新兴服务业、文化及相关产业服务业的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9.4%、8.6%、12.0%和11.1%。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营业收入增长25.0%,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增长19.9%。“互联网+”也带动了电子商务的高速发展,2014年电子商务交易额达16.4万亿元。2015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同比增速为10.7%,网上零售额的同比增速为33.3%。

  (二)服务业是吸纳就业的压舱石。“就业是民生之本,就业稳则心定、家宁、国安”。由于服务业具有劳动密集等产业特点,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创造了更多的社会就业机会和就业岗位。2013-2015年,我国服务业就业人员年均增长5.8%,比全部就业人员年均增长高出5.5个百分点。2015年,服务业就业人数占全部就业人数的比重为42.4%,较2010年扩大了7.8个百分点,高出第二产业占比13.2个百分点。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高技术服务业和民生类服务业吸纳就业的能力表现更为突出。2015年,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高技术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分别比上年增长13.6%、4.2%和4.5%,娱乐业、文化艺术业、卫生、教育等民生类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同比增速分别为7.0%、5.7%、5.5%和4.0%,而2015年全国就业人员同比仅增长0.3%。

  (三)服务业是税收主要创造者。2015年,第三产业实现的税收占全部税收的比重达54.8%,较上年提高了1.3个百分点,比第二产业高出9.7个百分点。第三产业税收增长7.6%,比第二产业快5.5个百分点。从新增税收贡献看,第三产业新增税收占全部新增税收总量的80%,较上年提高了13个百分点,其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等现代服务业税收收入分别增长19.0%、21.2%、23.8%和13.0%。

  (四)服务业是内外投资的优先选择。2012年以来,随着产业结构升级和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固定资产投资结构不断优化,服务业投资实现较快增长,占全部投资的比重持续超过50%以上。2015年,服务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11939亿元(不含农户),比上年增长10.6%,增速高于第二产业增速2.6个百分点;占全部固定资产投资比重56.6%,高于第二产业16.0个百分点。2015年,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4770.5亿元人民币(折771.8亿美元),同比增长17.3%,同期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为零增长;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在全国总量中的比重为61.1%,高于制造业29.7个百分点。

  四、服务业未来发展前景广阔

  目前,我国服务业占比虽然已超过50%,但与发达国家70%以上的占比仍有较大差距,发展前景非常广阔。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城镇化步伐加快,每年新增人口、新增就业、新增退休,城乡居民收入的增加,消费结构的升级,都会在消费端产生强大的刚性需求,这都将是我国服务业乃至国民经济增长的强大推动力。现代信息技术的广泛运用,“互联网+”推动产业融合发展,新的产业,新的业态和新的商业模式,都会在供给侧和需求侧创造新的供给和新的需求。电信消费、金融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等现代服务业,仍将是服务业快速发展的突出亮点。各种积极有利因素将促使我国服务业在未来一段时期继续保持稳定较快的发展。

  城镇化激发新需求。2015年,我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6.10%,比上年提高1.33个百分点。随着我国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大量农村人口转入城镇,部分家政服务将逐步由无酬劳动转变为有酬劳动,从自给型转向社会化,都进一步拉动服务业和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随着收入的提高,居民对教育、卫生、娱乐业等服务需求迅速上升,消费结构由满足基本生存需要向追求高层次的品质消费转变。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2015年上述行业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10.8%、11.3%和19.0%,均远高于规模以上服务业平均增速;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上升,社会工作、居民服务业也呈现快速发展趋势,2015年,社会工作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8%,居民服务业增长9.9%。

  收入增加拓宽新市场。“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明确提出:“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收入的快速增长将对消费增长产生根本性支撑作用,为扩大消费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未来五年,我国中高收入群体的人数和比重都会快速提高,购买力会进一步增强,与消费结构升级相关的商品和服务市场需求巨大。

  政策红利推动新发展。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服务业发展,去年以来出台了许多政策措施,例如简政放权、放宽服务业准入门槛、加快服务业营改增步伐、加快服务业基础设施建设等。“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明确提出,要加快推动服务业优质高效发展,明确了信息、交通、教育、健康、文化等重点发展领域,这些政策措施的红利将会陆续释放,进一步推动服务业又快又好发展。(国家统计局服务业统计司司长 许剑毅)

  2015年,在世界经济复苏疲软,国内“三期叠加”影响持续增强,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复杂环境下,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战略部署,着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改革增活力,以创新强动力,以信息化助推转型升级,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蓬勃发展,亮点纷呈,服务业快速增长,对国民经济稳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服务业擎起国民经济半壁江山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保持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其中服务业发挥了重要的稳定器作用。2012年,服务业现价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45.5%,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2015年,我国服务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3%,分别高于国内生产总值和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1.4和2.3个百分点。服务业增加值341567[文中数据除特别标注外,均来自国家统计局。]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50.5%,比第二产业高出10个百分点。2015年,我国新登记注册服务业企业358[此数据来源于国家工商总局。]万户,增长24.5%,占全部新登记企业总数的80.6%。服务业法人单位数从2011年的651.4万个增长到2014年的968.4万个,年均增长14.1%,占全部法人单位的比重从67.9%提高到70.7%,提高了2.8个百分点。

  二、服务业发展符合工业化进程的历史规律

  经济学理论和世界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历史经验表明,在工业化中后期,工业发展趋缓,而服务业发展速度将在一段时期内持续快于工业,且比重不断提高,产业结构由二产主导升级为三产主导。目前美英日等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均在70%以上,金砖五国中其他四国服务业的比重也高于我国[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数据库,更新至2014年。其中美国78.1%(2013),英国78.4%,日本72.6%(2013)。金砖五国中,巴西71.0%,俄罗斯60.0%,印度52.1%,南非68.0%。]。2015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8000美元,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已跨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这一时期经济结构调整步伐将明显加快,服务业比重明显上升。日本1968年步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1977年成为高收入国家,1969—1977年第三产业比重年均提高0.69个百分点,而第二产业比重年均下降0.35个百分点。韩国1988年步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1995年成为高收入国家,1989—1995年第三产业比重年均提高0.62个百分点。德国在进入工业化后期的1991年到2011年的20年间,服务业比重年均上升0.36个百分点。“十二五”期间,我国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年均上升1.26个百分点,这一时期的产业结构变化,正是反映了我国工业化进程历史阶段的规律特征。

  三、服务业引领发展作用凸显

  (一)服务业是转型升级的助推器。2015年,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一系列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政策措施,主动引领服务业发展新趋势,加快结构转型步伐,尤其是奋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极大地增强了转型升级新动力。在“互联网+”的带动下,现代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加速融合,推动了服务业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的蓬勃发展,成为经济转型升级的新亮点。2015年全国平均每天新设立各类企业12000多户,80%左右为服务业企业。信息传输及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金融业全年分别新增企业24万户、10.4万户、7.3万户,分别增长63.9%、58.5%、60.7%。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的新增企业分别为1.4万户和0.9万户,数量较上年翻番。2015年,高技术服务业、科技服务业、战略性新兴服务业、文化及相关产业服务业的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9.4%、8.6%、12.0%和11.1%。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营业收入增长25.0%,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增长19.9%。“互联网+”也带动了电子商务的高速发展,2014年电子商务交易额达16.4万亿元。2015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同比增速为10.7%,网上零售额的同比增速为33.3%。

  (二)服务业是吸纳就业的压舱石。“就业是民生之本,就业稳则心定、家宁、国安”。由于服务业具有劳动密集等产业特点,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创造了更多的社会就业机会和就业岗位。2013-2015年,我国服务业就业人员年均增长5.8%,比全部就业人员年均增长高出5.5个百分点。2015年,服务业就业人数占全部就业人数的比重为42.4%,较2010年扩大了7.8个百分点,高出第二产业占比13.2个百分点。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高技术服务业和民生类服务业吸纳就业的能力表现更为突出。2015年,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高技术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分别比上年增长13.6%、4.2%和4.5%,娱乐业、文化艺术业、卫生、教育等民生类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同比增速分别为7.0%、5.7%、5.5%和4.0%,而2015年全国就业人员同比仅增长0.3%。

  (三)服务业是税收主要创造者。2015年,第三产业实现的税收占全部税收的比重达54.8%,较上年提高了1.3个百分点,比第二产业高出9.7个百分点。第三产业税收增长7.6%,比第二产业快5.5个百分点。从新增税收贡献看,第三产业新增税收占全部新增税收总量的80%,较上年提高了13个百分点,其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等现代服务业税收收入分别增长19.0%、21.2%、23.8%和13.0%。

  (四)服务业是内外投资的优先选择。2012年以来,随着产业结构升级和服务业的快速发展,固定资产投资结构不断优化,服务业投资实现较快增长,占全部投资的比重持续超过50%以上。2015年,服务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11939亿元(不含农户),比上年增长10.6%,增速高于第二产业增速2.6个百分点;占全部固定资产投资比重56.6%,高于第二产业16.0个百分点。2015年,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4770.5亿元人民币(折771.8亿美元),同比增长17.3%,同期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为零增长;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在全国总量中的比重为61.1%,高于制造业29.7个百分点。

  四、服务业未来发展前景广阔

  目前,我国服务业占比虽然已超过50%,但与发达国家70%以上的占比仍有较大差距,发展前景非常广阔。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城镇化步伐加快,每年新增人口、新增就业、新增退休,城乡居民收入的增加,消费结构的升级,都会在消费端产生强大的刚性需求,这都将是我国服务业乃至国民经济增长的强大推动力。现代信息技术的广泛运用,“互联网+”推动产业融合发展,新的产业,新的业态和新的商业模式,都会在供给侧和需求侧创造新的供给和新的需求。电信消费、金融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等现代服务业,仍将是服务业快速发展的突出亮点。各种积极有利因素将促使我国服务业在未来一段时期继续保持稳定较快的发展。

  城镇化激发新需求。2015年,我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6.10%,比上年提高1.33个百分点。随着我国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大量农村人口转入城镇,部分家政服务将逐步由无酬劳动转变为有酬劳动,从自给型转向社会化,都进一步拉动服务业和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随着收入的提高,居民对教育、卫生、娱乐业等服务需求迅速上升,消费结构由满足基本生存需要向追求高层次的品质消费转变。在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2015年上述行业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10.8%、11.3%和19.0%,均远高于规模以上服务业平均增速;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上升,社会工作、居民服务业也呈现快速发展趋势,2015年,社会工作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8%,居民服务业增长9.9%。

  收入增加拓宽新市场。“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明确提出:“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收入的快速增长将对消费增长产生根本性支撑作用,为扩大消费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未来五年,我国中高收入群体的人数和比重都会快速提高,购买力会进一步增强,与消费结构升级相关的商品和服务市场需求巨大。

  政策红利推动新发展。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服务业发展,去年以来出台了许多政策措施,例如简政放权、放宽服务业准入门槛、加快服务业营改增步伐、加快服务业基础设施建设等。“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明确提出,要加快推动服务业优质高效发展,明确了信息、交通、教育、健康、文化等重点发展领域,这些政策措施的红利将会陆续释放,进一步推动服务业又快又好发展。(国家统计局服务业统计司司长 许剑毅)

来源:国家统计局